人才招聘_求职信息-江西人才网

网红探秘——江西数字经济时代下的网红经济调查

18秒卖掉1万瓶防晒霜、5分钟卖光1.5万支口红、5个半小时带货353万元……从南昌天虹美宝莲专柜走出去的“口红一哥”李佳琦,创造了惊人的网络红人销售记录。随着互联网的日益发展,网络红人们凭借自身粉丝在社交媒体上形成的巨大流量,实现着多渠道的变现。围绕网红产生的商业链条和盈利模式也开始浮出水面,被称为网红经济。

据艾瑞咨询与新浪微博联合发布的《2018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5月,中国网红粉丝总人数达到5.88亿人。2015年中国网红经济营收规模首次突破1.1万亿元,2018年网红经济规模突破2万亿元。2019年,网红数量和粉丝规模持续增长,网红趋于职业化和多平台化。在这种双增长模式的加持下,网红经济市场规模、变现能力也随之增强。从农产品、旅游到美食、健身、美妆等,网红经济涉及的范围越来越广。

同样,我省也发力搭上网红经济的快车。3月份,省政府与阿里巴巴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开启“村播计划”。业内人士指出,这意味着将定向发掘并培育当地的村播“网红”。村播、县长、主播、明星联动,让江西的绿色农产品走出大山,拥有更广阔的市场。

那么,我省网红经济目前发展的情况如何,有哪些“长板”与“短板”?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调查。

1

消费升级催生网红经济

11月12日零时,2019天猫“双十一”实时成交额数据定格在2684亿元,同比增长约25.7%。

“‘双十一’成交额的增长来自用户规模、商家优惠和新的消费体验。”天猫及淘宝总裁蒋凡表示。

蒋凡所说的新消费体验,即以直播带货为主要表现形式的网红经济。

“现在选择太多了,所以买东西都跟着网红,有网红推荐才考虑下单。网红会试用、会比价,跟着他们还能学东西。”家住南昌市中山路的“90后”吴女士对记者坦言。

网红经济的诞生并非偶然,它与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和消费升级密不可分。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互联网基础设施加快建设、数字经济蓬勃发展。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54亿,互联网普及率达61.2%。与此同时,城乡居民收入水平持续提升,基本物质需求得到满足后,人们对精神文化生活和消费产品有了更高的要求,愿意花钱去买符合自己个性的东西。

正是感受到了这样的消费趋势,2017年5月,产后3个月的南昌新手妈妈万欣放弃了原有的某电视台工作,凭借自己积累了多年的主持功底和护肤美容经验做起淘宝直播。

“用我教给大家的护肤方法,10分钟你就能白。”一台高清摄像手机、一面堆满瓶瓶罐罐的背景墙、一台LED补光灯,进入万欣的直播间,你能看到她熟练地给粉丝分享自己的护肤心得。534天,1384条内容,每天工作14小时(准备内容2小时、直播8小时、复盘2小时),如今她已经拥有20多万粉丝,创造过1小时销售60多万元的业绩。

网红经济的受众群体以“80后”“90后”“00后”等年轻人为主,他们追求高品质、个性化的消费体验,有着即时享受的生活态度,消费方式逐渐从线下转移到线上。如何在线上获得体验感、辨别所购商品的品质,成为这部分人群消费的关键,网红们则在这个过程中充当了纽带。

互联网的开放性和扁平化能够让你我身边每一个草根个体,通过分享吃穿住行的经验、展示唱歌跳舞的才艺、传播专业领域的知识等方式,迅速吸引眼球,积累粉丝,成为网红。相比明星,网红们更接地气,贴近生活,清楚粉丝需求。

“90后”南昌小伙俊晖Jan最初只是喜欢以中外文化差异为题材进行创作的短视频网红“毒角SHOW”。由于经常看短视频,从小在南昌长大,学电影出身的他渐渐开始拍摄南昌的地标、交通、地铁等城市风貌素材,并以自己独特的剪辑方式创作短视频发到个人社交平台上。由于风格独特和内容创新,Jan很快从一名在手机前刷视频的粉丝到全网拥有1000多万粉丝的短视频网红,在创作上他一直坚持“把生活拍成电影”的初心,因此他的粉丝黏性很强,从品牌广告投放到社交电商均有尝试变现。

2

江西网红经济粗具雏形

从微博、微信的图文时代到短视频、直播的视觉时代,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网民对网红内容输出的要求更高,网红经济也随之升级。自发产生的网红往往容易因为个人自身定位不清晰,缺乏明确的方向和强大的运营商务团队作支撑而在短时间内夭折。

近年来应运而生的网红孵化公司将一些零散的垂直领域的网红聚集起来,利用自身资源优势为其提供内容生产管理、内容运营、粉丝运营管理、商业变现等,集内容、传播、消费于一体。这样的专业化网红孵化公司就是所谓的MCN机构,不仅运营孵化自发产生的网红,还能打造新一代网红。